财经频道 > 产经新闻 > 生活消费

七成母婴店“营养品”是固体饮料 成本几十元利润高

来源: 新京报   2020-06-02 09:43:01
分享:

  广州近日被曝出10余家医院医生以奶粉的名义向过敏儿家长推荐固体饮料“贝儿呔”“敏儿舒”,广州儿童医院珠江新城分院、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广州市儿童医院等卷入其中。目前,广州市卫健委已介入调查。

  事实上,这仅是母婴领域固体饮料乱象的冰山一角。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母婴门店所售“营养品”中,70%属于固体饮料,其中以益生菌、乳清蛋白粉为常见。此类产品还常涉及虚假宣传、概念炒作,行业准入门槛低,从厂商到渠道的从业人员素质都有待提升。

  新京报记者曾对市面上10余款宣称婴幼儿可食用的益生菌产品进行调查发现,仅1家取得保健食品资质,但它们在对外宣传中多称具有调节肠胃、改善免疫等功能。一些备受家长追捧的“乳铁蛋白粉”实际上仅是带有“乳铁”字样商标的乳清蛋白固体饮料,其售价普遍在300元以上,但代工成本仅几十元。

  广东等几起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事件曝光后,母婴店主张凯华(化名)气愤之余也称不感到意外,因为从业5年来,固体饮料这类“营养品”在乡镇母婴门店中已是司空见惯——用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的门店确实存在,但大多数商家采取的套路是在顾客购买婴幼儿奶粉时,极力推销搭售其他“营养品”,“顾客很少空着手走出门店”。

  张凯华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乡镇母婴门店出现的“营养品”包括益生菌、乳清蛋白粉、清火宝(奶粉伴侣)等。除部分产品属于保健食品或调制乳粉外,多数产品的类别为固体饮料。“目前清火宝产品已经很少了,乳清蛋白粉有所降温,最火的是益生菌。”

  从业20年的连锁母婴品牌创始人李德明(化名)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母婴渠道所售“营养品”中,有70%是固体饮料,剩余30%多是调制乳粉。从整个行业来看,连锁母婴门店50%左右的营收来自婴幼儿奶粉,辅食、零食占比约在5%-10%,“营养品”占比不会超过5%,其中的固体饮料占比不会超过3%,其余收入则主要来自服装、车床、玩具等婴童用品。

  李德明认为,母婴渠道“营养品”的兴起与我国婴幼儿奶粉的监管环境有关。2013年《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出台,对于仅有包装能力、没有生产工艺条件的企业及仅生产基粉的企业,不予婴配奶粉生产许可。据李德明回忆,早期湖南地区有很多贴牌奶粉,并由此发展出一批奶粉专卖店。“这个政策出台后,奶粉专卖店开始向全品类转型,如增加营养品、纸尿裤等。有了渠道需求后,生产厂家也开始陆续跟进。”

  2013年-2016年间,此类专卖店主要以销售奶粉和纸尿裤为主。2016年配方注册制开始实施后,由于一个工厂只允许注册3个系列9个配方,市面上的婴幼儿奶粉品牌数量大幅减少,很多奶粉厂家、销售公司、经销商、母婴渠道急需寻找其他产品支撑业绩,于是乳铁蛋白、DHA、益生菌等产品开始兴起。

  成本几十元获利丰厚成本几十元获利丰厚

  在张凯华看来,巨大的利润空间是厂家及母婴店投身固体饮料“大军”甚至铤而走险的最大动因。

  新京报记者此前调查了解到,2019年被市场监管部门查处的宁波特壹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一罐400克的“佳瑞宝氨基酸配方粉”(固体饮料)市场价为338元,如果走医务渠道,拿货价可低至5.5折;走母婴渠道则拿货价为7折左右。当时一同被查处的青岛金大洋乳业有限公司的市场人员给出的母婴渠道拿货价为6.5折左右,而一罐360克的金大洋“特能舒疸黄疸期小肽配方粉”(固体饮料)零售价可达568元。

  就目前母婴门店卖得最火的益生菌产品来说,其利润同样令人咋舌。新京报记者2019年7月走访市场了解到,一盒安琪纽特开智敏伴益生菌的售价为298元/盒(60g),必慧龙酵素三益菌的零售价高达358元/盒(45g)。

  山东一家益生菌产品代工厂经理曾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如果定制一盒60g(2g×30袋)装,添加鼠李糖乳杆菌HN0001、乳双歧杆菌Bi-07、乳双歧杆菌HN019,每袋活菌添加量超过100亿CFU的益生菌产品,从包装、原料到生产的“一条龙”代工价仅为9.5元左右,45g规格的代工成本不会超过8.3元。“即使再加100亿活菌,成本也不会多很多。”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乳清蛋白固体饮料产品上。据深圳一家大型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透露,乳清蛋白原料以其中含有的乳铁蛋白量计算,分为20mg/100g、100mg/100g两个规格,后者更为常见。如果按照100mg/100g规格计算,加上一些其他原料和包装成本,则1袋(1g)乳清蛋白固体饮料的代工价格约为1元。这也意味着,一罐售价300余元的乳清蛋白固体饮料(1g×30袋),成本仅为30元左右。

  瞄准母婴群体炒作概念瞄准母婴群体炒作概念

  除利润虚高外,这些固体饮料的另一问题在于瞄准母婴群体打概念擦边球,甚至不乏虚假宣传。

  新京报记者此前曾对市面上10余款宣称婴幼儿可食用的益生菌产品进行调查发现,国内产品仅1家取得保健食品资质,多数产品为固体饮料,但商家在对外宣传中多称具有调节肠胃、改善免疫等功能。如高培复合益生菌官方客服称,产品可从调节肠道下手提高免疫力,6个月以下宝宝可长期食用。纽曼斯益生菌粉剂客服也称,0-6岁孩子均可食用,作用主要是调节肠胃道菌群平衡,改善免疫,降低湿疹发生率等。

  而一些宣称可增强宝宝免疫力的“乳铁蛋白粉”,实质上只是带有“乳铁”商标的乳清蛋白固体饮料,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如淘宝商家“奥医/叶酸营养素专营店”2018年销售的一款“IBC艾贝斯乳铁蛋白粉”,配料表中并无乳铁蛋白,营养成分表中也无乳铁蛋白含量。仔细查看其产品名称可以发现,“艾贝斯乳铁”实际是尚未注册完成的“TM”商标。

  李德明告诉新京报记者,此类“营养品”在山东、河南等人口大省销售较多,约占当地母婴门店营业额的15%左右,“人口多的地区容易营造销售氛围,给家长一种孩子不吃就会落后的错觉”。

  “从品牌到渠道,从业人员的素质都有待提升。”李德明认为,由于此类产品行业准入门槛低,竞争比较激烈,厂商普遍进行概念炒作。以固体饮料标准衡量,此类产品目前最大的问题不在质量本身,而在于虚假宣传。

  2019年,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旗下“雅乐迪”“舒儿呔”等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构成产品包装虚假宣传,被市场监管部门处罚款45.6万元,吊销生产资质。2020年1月,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公布2019年普通食品、保健食品十大违法广告典型案例,宁波特壹因在销售固体饮料过程中发布含有“迅速缓解牛奶过敏症状,湿疹、腹泻”等与药品、医疗器械相混淆的用语,违反广告法相关规定,被处以20万元罚款。

  固体饮料不宜婴儿食用固体饮料不宜婴儿食用

  摆在家长面前的问题是,如果购买这些价格高昂、名目繁多的固体饮料,究竟是不是交“智商税”?

  新京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取得保健食品认证的乳铁蛋白产品普遍在包装上注明婴幼儿为不适宜人群。而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指出,乳清蛋白与乳铁蛋白的提取工艺不同。乳清蛋白在经历分离、提纯等工艺后,其中含有的乳铁蛋白活性将会大大损耗,因此宣称乳清蛋白粉中的乳铁蛋白功效“纯属忽悠”。

  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副研究员张宇建议,如果孩子饮食充足,尤其是添加辅食以后,没有额外补充蛋白质的必要。如果孩子有偏食、缺铁等症状,可到医院做相关检查,听取医生建议。若盲目补充造成营养素过量,反而会增加孩子的肾脏、肝脏负担。

  就益生菌产品而言,根据国家卫健委官网2016年公布的名单,可用于婴幼儿食品的益生菌仅有7个菌种的9种菌株,且与成人可食用菌种相比,要求明确到菌株种类。但在新京报记者统计的10款宣称婴幼儿可食用的益生菌产品中,仅Life Space、童年时光、安琪纽特等标注了“儿童型”“婴幼儿”等字样,其他产品并未标明适用人群。此外,许多益生菌产品中添加了二氧化硅、木瓜酵素、牛初乳、高含量碳水化合物等不适宜婴幼儿食用的成分。

  美国食品技术协会高级会员、科学松鼠会成员云无心认为,益生菌要发挥作用,必须要有特定功能的细菌、有足够量的活菌达到胃肠、对人体产生明确的健康好处这三条基本要求。目前国内外均没有建立益生菌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监管标准,益生菌商品中是否含有宣称的菌、菌的活性在产销链中能否保证都无法判断。

  “固体饮料本身并不符合婴幼儿食品相关标准,不应推荐给婴幼儿吃。对于6个月以下婴儿来说,添加糖类等成分会破坏母乳或配方粉作为唯一营养来源的基本原则,因此商家主张给婴幼儿长期食用这种益生菌产品并不合理。”云无心说。

关键词:十元 固体饮料 成本 获利 营养品 母婴 丰厚责任编辑:赵君华
2019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 天音彩票注册 皇家赌场送彩金 永利高网上注册送彩金 论坛跳槽送彩金 送彩金的娱乐棋牌游戏 足彩送彩金 在线送彩金真钱赌博 全讯网送彩金 易迅彩票送彩金